令人记忆犹新的是,去年尤其是四季度以来,因为股价不断下跌导致的股票质押危机,令很多大股东深陷爆仓强平的煎熬,从而触发了大规模的协议转让潮。如今随着股价的大幅上涨,备受煎熬的大股东压力有了些许缓解,但距离大幅缓解还有很大差距。

更多的逃跑者被抓回来毒打,那些身材粗壮的监管恐吓:“以前又不是没人打残过,不差你一个!”每天的课训也多了一项软硬兼施的警告——逃跑是没有用的。